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谎言成真

金信/王余
鬼怪/阴间使者
将军/王




金信怀疑过王余,鬼怪长久于世,见过的非自然现象数不胜数。各国的鬼也见得多了,到了近现代国内出了韩不韩洋不洋的鬼,穿着时髦戴着黑帽子,完成工作反而文诌诌得念汉字,怎么看怎么怪,全是不伦不类。自称阴间使者,但是把人送到地狱还是天堂也没个数。这些东西见过一次就记忆深刻,更何况王余漂亮,太漂亮了。第一次口不从心的评价了帽子,第二次见面也没觉得多惊讶,听到是刘德华名义上的房客,感觉还有些窃喜。
没有多惊讶,但惊讶多多少少是有的,怎么能见过一次,又见到呢,还要一起共居在同一屋檐下,怎么看怎么不合理。总觉得有些因果关系,王余绝对和自己有牵连,但是不深就是了。可能前世不过自己顺手施舍了些什么,这辈子来报恩。但看样子也不像是来报恩,总是抢遥控器,看得节目营养不良,参差不齐,还总爱偷喝自己的酸奶。
后来还阴差阳错地证实了猜测,王余蠢得可以,不喜欢自己,但自己说“跟过来”,他就跟过来。电视也不看了,可还是没跟上。站在自己常常散心的田野里,金信怅然若失,是啊,奢求什么呢,能跟上的有一个人就够了,怎么会出现第二个呢。心情变差,不是因为不理解恩卓为什么能跟过来,而是不理解王余为什么没能跟过来,连着他在耳边的低语都烦透了。
跟不过来还站这么近,找死吗?

但还是不死心,活了那么久总能遇见点相似的人吧。容貌是不行的,王余是他遇见最漂亮的,以前的王能比得上一点,想起王又是一阵揪心,又是一阵打雷闪电。门外下雨,家里的雨更大。金信感知到王余要进门了,心情好了点,雨小了点,看见王余淋成落汤鸡,心情更好了,雨也不下了。

这件事没完了,不过自己也得走,存心糊弄过去,把那些异常的事儿都装看不见,那天看到王余一阵失魂落魄进门,手里像是攥着什么东西,还微微颤抖。他没管,有心把好奇压下去了。王余有王余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后来又想王余挣钱太难,找了刘德华把他收到的还没花了的房租拿来,心里默默念自己不过是做善事做善事,同居一场给他留点钱买酸奶。
本来是打算走的时候还给他的,结果走之前又说错话了。金信是真的对他没什么意见,对他的前世也没什么意见。这么漂亮的男孩子能做些什么呢?杀人还是放火?这类事金信做多了,杀得人数都数不清,杀得昏天昏地,杀得日月无光,最后被王下令一剑毙命。所以他真的觉得,即使王余前世犯下了再大的过错,能比他更恶吗?不能,那王余就还有被原谅的可能信。把他逗笑了金信也开心,本来嘛,道歉也不是什么大事,活得时间长了就知道有些东西要看淡一些,看淡一些,再看淡一些。

离开之前恩卓来找他,把剑指了出来。金信有点不信,觉得是王余搞的鬼,王余知道那把剑,他当然知道,自己告诉过他。金信走不了了,这可如何是好。比起恩卓能认出剑,想到的乱七八糟的事更多了。
恩卓把剑拔出来,自己就完蛋了,彻底魂飞魄散,那这房子怎么办?便宜刘德华那小子了,因为王余才住二十年。恩卓这个小姑娘倒是能给她善后,本来就是因为自己出生,那让她的一生过得好点也没什么,反正都阴奉阳违打破了生死循环,王余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倒也不敢动她。那王余呢?金信看着王余觉得他活得挺无聊的,有事没事请人喝茶,帽子脏了还只能干洗,一周去一次超市,连酸奶都千年不变只选一个口味;金信自己确信,王余和他一起住更有意思。所以他还不想死,不想彻底魂飞魄散,剑拔出来的话就连阴间使者也没法找到他了,他不愿意在死前还有未完成的心愿。
后来为了让这个理由更加冠冕堂皇,他就把“要寻找王的转世”提上日程,也不说要跟恩卓怎样怎样,也不让恩卓靠近剑。


但这些都是白说,都是瞎想。结果恩卓才不是那个拔剑的人。
知道了王余的前世后,金信感觉心灰意冷。王余救不了他。什么都是多余,王余水汪汪的眼睛,粉嫩嫩的嘴唇,说话时理所当然的语气,每餐必扔一个调料瓶。什么都救不了他,金信死心了。
他找到恩卓,带她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海岸边,编了个不大不小的谎。
“拔剑出来,鬼怪就能重获自由。”

恩卓信了,费劲拔剑,金信屁事儿没有。然后他看见王余,傻不拉几的带着他送的蕾丝睡帽。语气又冷又软。
“朕不准你死。”

居然谎言成真。

评论(3)
热度(106)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