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悖悖论:

挖张老图

SMBC最好的作品之一

(你们自己去id=3088去看Red Button有惊喜)

馅儿饼

我今天又想通了一件事,在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时候想通的,十分有意义,我准备与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中午我去奶奶家吃馅儿饼,我爸我妈都不在,所以我一个人去吃,回来的时候准备给他们带点回来。我下午回家之前还要去眼科医院取眼镜,所以先是39路,接着815,我坐了23站。

取眼镜才两分钟,这个时候开始下雨了。我手里的红布袋装着一个不锈钢盆,里面放着三到四张馅儿饼,带着焦油、面粉、肉馅的气息,陪伴我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

这个时候我开始向一个问题,等会儿真的开始下雨,我应该把布袋顶在头上为我遮雨呢;还是把馅儿饼藏在我的衣服底下带回家。

馅儿饼不是天天都能吃,但我是个大活人。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非常...

昨天学习了Abraham Maslow提出的“需求阶梯(hierarchy of needs)”如图所示。

在金字塔最底层是我们的最基本需求——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譬如食物与水,一些能保证我们生产的基本需求。

只有在生理需求的满足下,我们才会进而考虑安全需求,然后满足我们的欲望,接受爱,享受自尊所带来的一切好处。

除去这些,最顶层是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self-actualization),即找到生存的意义,并且超越自身。


有些人太过幸运,一出生即拥有三级,这种幸福是与生俱来的,衣食无忧、安全满满,在成长之处学会爱与被爱。

有的人原本在贫困线上挣扎...

月光晒干眼泪

明天是生物作业的死线,最近在学灵长目分类,全都是大猩猩,倭黑猩猩,长毛猩猩。还要看一些没有字幕的视频和音频,感觉要崩溃。后来我跟他说怎么办我受不了了写不完了,他那个时候是凌晨一点,跟我视频,然后窝在被子里陪我看大猩猩和倭黑猩猩的叫声解析与对比,大猩猩的冲突与斗争,大猩猩的进食习惯。我那时是十点多一点点,听着黑猩猩因为斗争、受伤、交媾发出的尖叫;我问他,咱们俩是疯了吗,为什么在半夜听黑猩猩叫。
你看,他可以笑一笑不回答,或者他可以回答明天你要交作业。但是他没有两者选其一。
他把耳机上的扬声器靠近嘴巴,低声说了句,因为我爱你啊。

那个时候我发现了,虽然我一直竭力否认;这种事以后只要搞砸了就会尴尬地站不住...

谎言成真

金信/王余
鬼怪/阴间使者
将军/王

金信怀疑过王余,鬼怪长久于世,见过的非自然现象数不胜数。各国的鬼也见得多了,到了近现代国内出了韩不韩洋不洋的鬼,穿着时髦戴着黑帽子,完成工作反而文诌诌得念汉字,怎么看怎么怪,全是不伦不类。自称阴间使者,但是把人送到地狱还是天堂也没个数。这些东西见过一次就记忆深刻,更何况王余漂亮,太漂亮了。第一次口不从心的评价了帽子,第二次见面也没觉得多惊讶,听到是刘德华名义上的房客,感觉还有些窃喜。
没有多惊讶,但惊讶多多少少是有的,怎么能见过一次,又见到呢,还要一起共居在同一屋檐下,怎么看怎么不合理。总觉得有些因果关系,王余绝对和自己有牵连,但是不深就是了。可能前世不...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昨晚梦到赵一帆了,其他的什么都是模糊的,虚幻的,只记得他的发型还是记忆中的样子,眼镜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样子。

大概两三年没联系了吧,但持续梦到他,去年在北京的时候梦到他给我写了一封情书,大意不过是“我们结婚吧”,我给他的回复是,你的字怎么又变丑了,然后我就醒了。

大概凌晨三点才睡,浑浑噩噩睡到今天下午一点多,其实中间醒了,定了个闹铃,但是舍不得。强迫自己继续梦下去。

最后梦也没有结果,不了了之,只记得我不知为何在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聚会上遇见了他,主动搭话,问他学了什么,只记得很热络,很热络,一点也不像是在现实中两三年没联系的样子。他说他想学生物或者心理学,我说好好好;他问我有没有做过遗传...

早上看见你的消息,说是和平分手了。就把昨晚给你打的拿出来删,删了洋洋洒洒好大一段,后来想干脆别费劲了,重新和你说说心里话。
这一年咱们都没怎么交流,你是在高考、谈恋爱、体验大学生活,我是忙着搬家忙着和人搞好关系,忙着赶due忙着申工作。但是等你过生日了又想大声跟你说生日快乐,说完了回复我的是空荡荡的小房间里的回音。
这样想着感觉你会更好一些,在上海,有朋友相伴,说不定会成就一段“小时代”。
那一天我手捧咖啡走路,看你的lofter。一边看也一边笑,越看越开心,开心得想要跳起来。
我现在出了国嘴拙,什么好话都说不出来,英语一般般,中文也更平常了;不知道补明知道了会不会打我。表达心情时候无非也就几个基本词...

好险,差点又爱上了他

但我知道他啥意思

一个肯为他花钱 做所有事 长得也不算太差 的暧昧对象
就这样跑到美国了
没人陪他看电影了
没人陪他出去溜达了
没人请他吃饭给他花钱了
就想我了

他从来就没喜欢过我

即使不喜欢钟子渊了
即使一天不去想他
但晚上也会梦到他
啊 sad

这件事得从最近说起,我来青岛参加一个camp。有一个男孩子突然就对我一见钟情,想按照套路撩我,没能撩起来。他的套路就是,先跟我讲一讲和前女友的情史,然后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正常情况下我应该随便扯一下,说我有男朋友了,好断了丫的念想。
结果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半天。
我就说了。
“我之前喜欢的那个 超级高 193 篮球队的”
“然后呢 怎么不追他”
“追了啊…”

真烦啊,我突然又想起钟子渊,这非常,非常,不好。

我第一个想法是,钟子渊为什么会长193
接踵而来的就是,我为什么还会记得他长193
最后想到的是,他长193和我有什么关系
过了两天我就忘了这...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