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昨晚梦到赵一帆了,其他的什么都是模糊的,虚幻的,只记得他的发型还是记忆中的样子,眼镜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的样子。

大概两三年没联系了吧,但持续梦到他,去年在北京的时候梦到他给我写了一封情书,大意不过是“我们结婚吧”,我给他的回复是,你的字怎么又变丑了,然后我就醒了。

大概凌晨三点才睡,浑浑噩噩睡到今天下午一点多,其实中间醒了,定了个闹铃,但是舍不得。强迫自己继续梦下去。

最后梦也没有结果,不了了之,只记得我不知为何在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聚会上遇见了他,主动搭话,问他学了什么,只记得很热络,很热络,一点也不像是在现实中两三年没联系的样子。他说他想学生物或者心理学,我说好好好;他问我有没有做过遗传学调查,要不要做,我说好好好;他说他给我付钱,我说好好好。

被闹铃闹醒,怕又见不到他,就胡乱的哭了两声,强迫自己接着梦。

梦到我在等,一直在等,但最后谁也没等到。


起来是下午一点多,嘴里一阵木然;眼眶分泌物堆积,心里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不知道Charlie那小犊子吃完了猫粮没有。然后就急匆匆跑下楼,发现他真的没水喝了。


小学的时候懂什么呀,真的什么也不懂,但是我喜欢他,他喜欢我,这些强烈的念头居然能表现出来——我们两个从来,从未说过什么,但就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老师也能看出来,身边的朋友也能看出来。

我现在想起他只能想到两个字,可惜。我们明明彼此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就是因为害怕早恋?


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不在一起,我好像就是固执地再等他给我表白,然后他固执地从未说过。我们逢年过节给彼此送礼物,初中在一个学校的时候格外注意对方的班级和名字,不知道他是不是,总之我每一次课间操到操场目光就想要寻找他。

我们到底为什么不在一起?

我要是再活一次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


上了高中他就喜欢了别的女生,我也喜欢了钟子渊。他喜欢的女生和我很像,无数个认识我和他的人,无数次跟我说,你看,她是不是和你很像?

对啊,皮肤的颜色也很像,特长也很像,说话也很像,为人处世也很像。

他们在一起了。

我们到底为什么没能在一起?


其实刚刚洗澡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个推论,可能我喜欢上钟子渊的根本原因是我喜欢赵一帆。因为他们截然不同,我有可能是因为没法和赵一帆在一起,喜欢上了钟子渊。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是完全的、彻底的、从根本上的不同。

两个极端。

昨晚贾琦跟我说,我要是想从现在的窘境脱出来,那就再和钟子渊表白一次,他要是能再拒绝一次,我就能彻底死了这条心。

我不敢,我也不能。


我不知为什么没能和赵一帆在一起,而为了不去喜欢赵一帆,不以他为参照物,我去喜欢了钟子渊,但钟子渊拒绝了我,我此时还是以他为参照物。

这个怪圈我很难挣脱了。

值得感慨的是,总是能梦到赵一帆,我也不知道我在渴求什么。有点想他。

有点想小时候。


评论
热度(1)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