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Spotlight] Stay silent = 一事无成



今天(3.22)下雨,家里又没电,看了Spotlight。看完一遍后又去反复看第二遍。因为有的时候不是能很好地理解剧情衔接,现在虽然没有感觉一切顺畅,但起码也是有了大概的内心感受。

怎么说呢,在看电影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大概是有关“宗教”、“犯罪(性侵)”题材的电影。同时根据真实情况改编,以媒体视角看待这件事,就有了更多的挖掘的可能性。同时也启用了一大批大咖来出演,片子里没有具体的番外划分,但是马克叔提名了今年的奥斯卡男配。同时导演兼编剧麦卡锡也获得最佳原创编剧,此片还是最佳影片。总之我是下载了,今天看了。


以新闻媒体的角度来看待一些事物会有很多好处,例如是独立的第三方,可以挖掘更深层次的影响。“旁观者清”大多时候就是形容这种状态,但也不尽其然。新闻媒体毕竟作为一种盈利机构,对利益的争取和整个新闻业的竞争性会更显激烈。往往这是阻碍还原真实的关键之一。麦卡锡就在剧本中很好地表现出了这一矛盾。


Spotlight(聚焦),如何解释这个词?CCTV也有专栏节目《焦点访谈》,通常是评论人坐在新闻放映室里夸夸其谈,大多数的时候他们拿着都是一些实习记者辛苦找来的报道,并未深刻与当事人交流,就这样以自己主观映像夸夸其谈。最后冠一个谁对谁错的铁帽子。这是大部分国内的新闻业。

学过初中物理的人都知道,焦点可以用F来表示,平行光经过透镜折射而产生的亮点。如果拿放大镜在将太阳光聚焦,那么你可以轻而易举的白纸上灼烧出一个小洞。这是聚焦。

“焦点”顾名思义,是一种聚焦众人视线的引爆点,一个集中点。它是问题的关键,人们通过焦点来引发争论,讨论对与错,正面和反面。将一个事件分割剖析,扯来扯去,像是对已经僵硬的躯体的尸解。但若是让这事件本身发声是不可能的,它已经发生过,不可逆转。就像一个死人不可复活一样。人们需要对发生过的事情进行合理的解析,从中或许经验教训,给这个世界一个提醒,一个告示。一个明显的论题。


> < 深度解析词语的时候总会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归宿感。



“聚焦”是波士顿环球报的一个栏目,独立选择议题。在这个栏目里的编辑和记者都有着自己特有的思考方式,他们会通过对一个议题的争论和取舍,并在决定后以常人无可比拟的行动力执行。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存在感,并且在当地身名远扬。

当波士顿环球报的新任总编马蒂·巴伦提出要求,让聚焦这个栏目的编辑和记者们负责跟进波士顿地区的神父猥亵儿童报道时,故事就开始了。因为这是一个变化,这意味着“聚焦”这一特立独行的栏目组被选择主题,与以往都不相同的情况发生时,故事就开始了。


神父猥亵儿童。

“神父”专指教会,一个名词。“猥亵”是一种对道德及法律都亵渎的犯罪,可以同时以名词和动词的形式存在。“儿童”是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一个名词。

可以看出来这一新闻的引爆点在哪儿了吧?三个词,构成的一句话,主谓宾都在。三个词单独提出来都是惊爆点,两两排列还是惊爆点。三个词在一起是那种可以飞天的惊爆点。


宗教信仰在中国还好,大家的宗教信仰都比较混乱。因为提倡“无信仰主义”。我经常看见父母佛祖和财神爷一起拜,与之相衬的是菩萨和关公被供在同一个祠堂里。在国内基本上就是佛教和道教的混合。更不用说外来的宗教了,伊斯兰教基本上是小范围的民族宗教。基督教信仰者基本上是60:1的存在几率。大多数人会因为所在专业或者兴趣去读宗教史及教义。但如果想让谁真正的去有个信仰,还真没有。大家都默契的说自己挺唯物的。倒也不是国家逼谁。但是宗教信仰需要从小培养,依照中国人去那儿都随便拜一拜的习惯,这不叫宗教信仰,这叫对自身努力可能性的一种逃避。

但是,在西方社会完全不一样。就算是在美国,这个历史还算是“短暂”的国家。你想去触碰宗教核心,去干涉教会。真的很难。这就相当于你在现如今的中国社会薅社会主义羊毛,不死才怪。


聚焦的这个报导是在2001年,于今也算是有了15年的历史。今年,911事变丧父的三岁小孩都是成年人了。而为什么这件事又被改变成电影送上大屏幕了呢?

关注度不够。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事,反复去拿宗教做文章。本身就存在与危险边缘。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我觉得除了这件事本身的惊爆点,更多的是令社会反思,引起共鸣。无数次的提起这个令人难堪的历史不被忘却。

中国也需要这样,需要找个时间做一个关于天津爆炸的电影,让大家回想一下当年网上有多少讨伐,现在又是多平静。

政府和教会都是人组成的机构,凡是人所存在的地方就有阴暗面。凡有阴暗面的存在,它们就需要被遮掩。


新闻媒体人报导这一篇会有多大阻碍?我只是简单地记录了一下。电影里所体现的就大概有四到五条无法忽视,难以克服的问题。

第一,披露这个事件意味着跟教会站在对立面。而2001年波士顿有百分之五十三的公民有着共同信仰。他们会每个礼拜三次去做弥撒,赞美主,发觉人生真谛。

第二,大多数被猥亵的儿童因为没有自我保护意识而失去了最佳的上诉时限。他们本应该得到最好的保护,通过家庭、学校、社会。但是没有人站出来去保护他们,在他们受到侵害之后都没有发现自己被侵害了。而是傻傻地认为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直到他们成年,领略了正常人应有的生活,他们才发现自己毁在了那神父的手里。

第三,教会本身强大。波士顿教会的主教劳(Law)以及整个教会系统的黑暗,都从侧面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利用自己的财力和权力,去解决一个又一个他们所认为的“小问题”。“20 grand for molesting a child”。2万元就可以抹去他们猥亵孩子的痕迹。“这个体系就是这样运作的。”他们付钱去遮掩所有的不光彩,而没有什么法律知识的大众又被这些赔偿和教会伪善的说辞所欺骗。

第四,曾寻求帮助却石沉大海。在自己受到侵犯时大家不会忘记通过律师和媒体寻求帮助。但是当你曾经试过一次,但却是毫无意义的失败呢?教会的黑暗并没有被揭露。神父还是通过身份去猥亵那些家庭破裂没有父亲的小孩子,神父告诉你这是帮助,这是救赎。大众以为这是,他们接受了神的代理人的说辞。而这个时候有人想要站出来弥补这个过错已经是亡羊补牢了。

第五,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五角大楼。需要有人去承担人们的伤痛,指向“光明”的前方。这是人们还丝毫不知情的希望所托,教会的责任。


影片中有些难以忽视的亮点。

Tough。

这个词中文不是很好解释,(坚强的,坚韧的,不屈不挠的; 艰苦的,困难的,难办的; 牢固的,强壮的; 粗暴的;)中文有这么多解释。你很能从中选择一个感情正确的解释来形容某些事物。

片中有一个律师说了这样一句话:“The church is tough.” 教会势力强大。所以你很难去揭开那层冠冕堂皇的遮羞布,所以这就导致整件事很tough,难办,难搞。就算你花费诸多心血,夜以继日的翻查资料,去挨个敲门,对待普通民众的大喊大叫,即使你付出了这么多,也有很大可能没有用。甚至会被教会威胁,被人们所唾弃。因为教会就是这么tough,整件案件就是这么tough。

主教也曾说过一句:Tough sit to sit in.处事不易啊。


马蒂·巴伦,波士顿环球报的新主编去找主教劳进行商谈的时候,他们有一段对话,英文台词十分有意思。

主教说:“works together。”(主教腆着脸说“伟大的机构要齐心协力才能共同发展”)

马蒂·巴伦以自己独有的面瘫脸和机器人嗓音反驳了一句:“Paper really needs to stand alone。”(新闻业需要保持独立自主。)

然后主教递给他一个礼物,牛皮纸包着的四方块,上面是红绸缎带横着扯一下,竖着扯一下。并没有什么可爱的蝴蝶结。

马蒂·巴伦在车上打开了它,是一本天主教会教理问答。


我看这段快乐疯了,但是后来越看越难过。明明知道没可能合作,但还是去了,被人单方面威胁。最后收到了一本“天主教会教理问答”,只因为马蒂·巴伦不是波士顿人。而波士顿的教会可以引用圣经上随便一句经典来反宪法。意思就是:“来来,小子,看看我们,你是没法打败我的。”


剧本的改编上还有一些地方突出了对利益的取舍。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永远是亘古不变的争议点。

“聚焦”编剧之一在一次查询资料的时候发现有一个潜在的犯罪嫌疑人就在他们的社区,离他们的房子大概之隔两条街。而社区里有很多天真可爱的小孩每天在街道上玩耍,谁也不能保证哪一个会被神父领到家里来一个令人窒息的口活。

他问主编可不可以稍微透露一些消息,让邻居和孩子们有一些防范意识。主编跟他说不可以。他只能在自家的冰箱上贴一个便利贴,让两个女儿远离那个房子而不告诉她们为什么。

主编这里也会有心里挣扎。但凡他们的小组泄露消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些什么,那么整件事就无法进行下去,教会会有所防范,而对家“先驱报”会比他们早早的发行消息,只是作为一个简单报道,这会让他们之前的所有功亏一篑。

马克叔饰演的编剧在拿到一些可公开的文件时也想主编发问,为什么不可以发行?揭露那些令人生恶的可耻行径,把那些打着神明的教会混球、人渣全都发配到监狱里去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他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有主编点头他们才能赢得一役。但主编说这还不是时候。

主编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整个事情不只是70多个神父去猥亵儿童的事情,而是教会从根里腐烂,去包庇那些罪恶,是整个系统的问题。”现在还不是时机。


这就是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的交锋与挣扎。没人可以说主编是错误的,也没人会说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可是在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律师的商谈师里又出现了单身的母亲和年幼的两个孩子,她们收到了侵犯,而这天,报纸才开始发表。

如果不听从主编的建议呢?那就有太多种结果了。


其实剧情全线有一个莫名的讽刺在里面。我觉得导演和编剧处理的非常好,足够以假乱真。那就是“主编的责任”。

看过电影的可能都知道,聚焦所描述的这件事情并非第二次发生,也不是第一次给媒体投稿。早在这次大规模报导的8年前,受到侵犯的人通过律师帮助,给波士顿环球报投稿,但是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所有人会跟随剧情的进展来猜测,到底是报社里的哪个人物将这件事情遮掩过去?


根据里面所出现的重点人物来看,这个人只会是有资历有经验的前辈。在报社里出现的阅历很深,可以有话说的无非是片头出现的离职总编辑、“聚焦”小组的主编Robbie和负责“聚焦”小组报导的直接交接人Ben。

我一直以为是Ben,我以为是他在以前接触过这样的案件,但由于灰色地带太过浓重,则索性放手不管,仍由那些受害者自生自灭,教会的渣縡继续依靠权利和金钱,来搞恶性循环。

如果这真的是导演和编剧的意图,那他们显然是成功的,我一直到电影结尾才明白Ben是清白无辜的。他并不知情,当那他不负责那个版面。

当年负责社会版面的是“聚焦”小组的主编Robbie。那时他是刚刚走马上任的新手,没有绝佳的媒体嗅觉。对于一篇简单的报导,就仅仅当报导来对待。没有去深思后面的利益链。他的疏忽导致错过了最佳时间,让更多的孩子感受到了潜在威胁,以及放任教会为非作歹。(电影并无正面叙述,但可以想象“时间”这一要素在这种案件里的重要地位。)


在影片的最后营造了一个冲突的场面,小组所有人聚在一起,Ben也在,马蒂也在。马蒂负责审查将要发表的稿件。此时多年前的“主编责任”就立马凸显,为结尾升华了一下。

6个重要人物出现在同一场面,这个时候导演的拍摄功力和编剧的台词功底立马显现。处理不好的话会全军覆没,但我之所以认为这里精彩,是因为所有的台词与演员表现把我们推向了对Robbie行事的思考。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能体会的不仅仅是所有人对罪恶的讨伐,也不是只有大家对责任的推脱与询问。更能体会到Robbie内心的挣扎。

“What took you so long?”

Robbie有错吗?他当时只是个刚刚接管社会板块的小年轻,面对报纸上小小一块的报导,会抓住尾巴吗?这很难,Robbie现在可以成为“聚焦”小组的头头,是因为他有阅历之后得来的。

那么错在谁呢?责任在谁呢?是谁放任那些重要的证据材料,在一个报社的图书馆压箱底,整整数年埋葬于灰尘和黑暗之下呢?

不是Robbie。


错的是那些犯罪的神父,是那些包庇罪恶的系统,是那些掩盖在金钱和权力下的令人作呕的事实。



______

这一篇好像是三月底写的吧,我忘记了。现在来看好像结尾也算是利落,当时好像还有许多要点想要继续阐述,结果有点累没有写下去。造成了目前看似完成度较高实则没写多少的一篇影评。


希望我以后写东西要一气呵成,不要再拖拉啦。心烦。


评论
热度(6)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