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聊胜于无

刚刚闲坐着看动画片,大概属于下雨的清明假期福利。早上起来听见我妈和我爸在大声抱怨,用乡音抱怨的时候每个人大多有些强势。总之我在床上又躺了半个多小时,那些浓厚的山西方言充满我的脑袋,大概情况就是我信马由缰,然后让那些语速奇怪的声音在我脑子里飞了好一会儿。


看完两集动画之后突然发现Lofter有人给我评论,爬上来一看,发现是我去年写的一篇,将私人情感、三体读后感、万万没想到观后感杂糅与一体的文章。

我没想过为什么会一直有人看,感觉应该是打对了标签,加上“马天宇”和“三体”,总有些冲动的粉丝为你点赞的。至于谁认真看了?谁真的喜欢?难说。特别是Lofter有了水军之后,随便打得标签都会有一堆奇奇怪怪的人给你点赞,感觉不太好。

给我评论的人很慎重的打了一段文字,让我又返回去看我的那篇文章。

那篇文章大意简单,很合适的流露出我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但同时自欺欺人的掩盖真相,把所有一起都归于十七岁少女孤独寂寞的心事。简而言之,那篇文章讲述的是我内心中蠢蠢欲动的林黛玉。

但依旧有人试图从那篇“碎片”中查询翻找,想要将那些零碎拼凑,从而得到让人难以忽略的的整体。


这是我最感动的一件事。我开这个lofter将近两年,刚开始是因为看文,后来自己也慢慢写点东西。这个号上全是日常泄愤,没有什么思考价值。

但依旧有人愿意与电脑屏幕后面的我讨论,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我本来打算在四月来纪念一下逝去的青春,后来觉得这种东西矫情的没法说。就省省吧。

对自己的期望与理解都用1935年曼德尔施塔姆的《诗篇》寄托而出。


“我必须活着,呼吸,长大,长成布尔什维克,/

而且死前我必须变得美貌,/

一直活跃地与人游戏。”


还有些其他更美好的期许吗?不,这就是一切。


我在这段时间迷恋两个角色,超人和美国队长。看了许多漫画、动漫,电影。

曾在半个月前的same上写下这样一段话,

“真是好看。

人这一生大概就是不断的对不同的人产生好感。

那种内心冲动会紧紧包裹你,激励你,让你做很多很好的事情。

那种感觉,你看着他会感到很幸福,会感到这些努力都有所回报。

虽然只是感觉上,那也很好啦。


再小一点或许我会说’爱你一辈子’

现在不敢说了,都是成年人了,我要负责任。

不做期限,不保证自己完成不了的承诺。


我会在有限的时间与精力中悄悄的爱你,并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感谢你。”


都是一些杂乱的记忆碎片,生活中充斥着这些玩意。想要收藏整理?去你妈的,扫不干净啊。



前段时间读书,《火车上的女孩》。我懒,前三个章节拖了一个多星期,后面的直接一口气读完,在昏暗的台灯下,我爸制止我,说我的眼会瞎掉。

我没理他。


刚开始我还以为这本书是罗曼蒂克轻小说,女孩会在一段失败的恋情中无法自拔,难以面对新的生活。在火车上遇见的红发男人会彻底解救她,让她大步迈入新生活。

但是鬼知道这是一本悬疑小说。看完之后失眠了大半夜。


要我说,把情感彻底托付到一个人身上干嘛呢?他可以随便辜负你,你就那么确定自己会幸福?

根本不行,所有的东西都有出现的时间,离开的时间。

把托付对象从人更换成金钱可能更好一点。

考虑一下。

 

——————

写东西就不能停下,上半部分是我五天前写下的东西。现在也不太明白自己当时要表达什么样的情绪了。


前天的时候抢票,北京美队3见面会。多亏朋友给我集齐赞啊什么的,我有了抢票资格。然后开始抢票,大概二十秒过去700张票一张不剩。简直想扯着嗓子哭,上飞机之前跟我妈说,“你女儿一事无成,干啥也不行,抢个票都抢不到。”

心情极差,晚上都想删除所有社交网络的app.

昨天下午的时候突然接到主办方的电话,说是有些抢到票的人不能去。

我就说我能啊我能啊。又开心了起来。

现在就可以去见喜欢的人了。


我最近的情绪就是莫名其妙,外界随便的事物都会影响到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对付这种情况。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自怨自艾,根本没有进步的空间。

而这是我所恐惧的。

这种情绪化基本上会把所有的努力和期待抵消掉。

这样一想情绪更加低落。也不想交流讨论了。

感觉就成了,去去去,可劲儿走吧,不留不留。


有些难过,十八岁的第一个月就混成了这样子。


再次重复期许。

我必须活着,呼吸,长大,长成布尔什维克,/

而且死前我必须变得美貌,/

一直活跃地与人游戏。”


评论
热度(8)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