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恋爱和谋杀本来就是一回事儿

2016年第一篇读记,献给《浮生梦》。

是英国作家达芙妮·杜穆里埃(Daphne du Maurier)所著,对作者也不是很熟悉,而《浮生梦》应该是作为作者写作生涯的最顶峰定位的。

看书之前,我稍微看了一下简介,有一句苏的不行的话:“如果我拥有整个世界,那么这个世界也属于你。”

下意识的将其定义为偏《Lolita》风格的爱情小说。


照例来一个吐槽简介,顺便说一下个中影响深刻人物,然后就彻底滚蛋,让这文字流传千古,后代舔屏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够。

啊,还是正经的来吧。

这本书的英文名字叫MY COUSIN RACHLE。直译是“我的表姐/妹瑞秋”。纵观全文,女主角瑞秋真的是以cousin这个身份存在的。一句话来概括这本书,大概就是“求怎么让我cousin变我wife,急,在线等”。

男主菲利普有个表兄叫安布鲁斯,此人对菲利普意义重大。一个孤儿很善于将所有感情寄托到对他真心付出的人身上。安布鲁斯在菲利普成年之前就是他的一切。安布鲁斯有外出旅游的习惯,有一次旅游,他在弗洛伦萨(没错就是翡冷翠)遇到了自己的劫数【什么鬼。自己的真爱——cousin 瑞秋。瑞秋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寡妇,但是遇到了重大的财政危机。旅游途中安布鲁斯顺手救出了陷入困境的瑞秋,并和她结婚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完。【并没有

安布鲁斯的生命就此结束,因为他很惨,为了剧情推动他必须患有家族遗传的脑瘤,此脑瘤还将遗传到男主菲利普身上。脑瘤把安布鲁斯搞得很不好,他怀疑他的妻子和妻子的律师有奸情,不停地把自己脑补的东西寄回到远在英格兰的表弟手里。但是重要的东西还没有到就彻底嗝屁了。表弟菲利普就踏上了探望哥哥的旅程,到达之后发现哥哥已经死掉了,哥哥的老婆也走了,还带走哥哥的所有东西。

就此,瑞秋身份——寡妇get 与律师有染get 带走哥哥所有东西只留下破草帽的拜金女get

表弟菲利普快疯了,天了噜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bitch抢走了我表哥在我世界的位置还他妈抢走了表哥的生命?有病吧!!!???【内心大概会有这样的咆哮出现,我猜的。

这时正剧开始了。【excuse me? 

好吧我前面的铺垫有点多。

表弟菲利普此时内心复杂,表哥去世后偌大的家产落在了他的手里,他不仅仅是有钱的地主,他是个gentleman,他还负责管理方圆几百亩地以及各种农民伯伯。也就是说此时的他有钱又有权。他很开心。

但是表哥挂掉之后他又十分痛苦。细看两句描写他们关系的话:

“他是我的监护人,像我的父亲,我的兄长,我的顾问,可以说是我的整个世界,他总是不断的考验我。”

“在我狭小的世界里,二十七岁的他简直就是万物之灵,就像神一样,我此生所有的奋斗目标就是学他的样。”

yooooo

不敢看,分分钟脑补十万字虐心小说。

开玩笑。

我觉得养成有的时候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不 

 试看,我绝不相信他们之间是简单的爱情或者亲情就能概括的,还有一种混合杂糅的情感,更加恐怖。

but这有什么卵用?请问这有什么卵用?男男之间美丽的情感在女主角出现后就如一盘散沙,不用风吹,走两步就散了。

呵。

女主角出现在了英格兰的田园中,带着丝丝翡冷翠风情,致命的人格魅力迅速俘获了表弟菲利普,表弟菲利普的教父,乡下的农民伯伯和婶子。

他们的感情当然不会一帆风顺,鉴于表兄安布鲁斯死前寄来的信,表弟菲利普自己去弗洛伦萨的试探,教父后期的风言风语,以及瑞秋律师偶尔的打扰,以及瑞秋孜孜不觉想要回意大利的心。注定【即使表弟菲利普把表哥安布鲁斯所有的财产给了表姐,那他们也】不会有好结果。

结局自己去看吧,不说了,总之我在书看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接受所有可能结局,结果作者出了一种我万万没想到的结局。震惊。



1

别诧异我正剧的梗概为什么写这么少,虽然我记住了所有的梗和伏笔但我就是不想告诉你。【其实就是不想写而已,否则叫什么梗概

这本小说的奇妙之处在于人设,我喜欢的女人是我的姐姐外加我哥哥的妻子虽然都是表的

但是!这样也很引人入胜啊!

瑞秋是作为表兄的遗孀来到乡下的庄园,但是却被身为表弟的菲利普爱上了,并且爱的深沉。先不论什么近亲不近亲,就但是这种情感。

菲利普的情感转移,由表兄转到了表姐,就算他已经二十五岁了,他依旧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一个孤儿,父母早逝,有了表哥的陪伴与抚养,感受到了世界的温暖,表姐瑞秋的出现打破了他的美梦。

他的表哥安布鲁斯曾经说过永不娶妻生子,但是瑞秋出现了,这就意味着他要与其他一个生命中从未出现的人分享只属于他的,唯一的一个人。这还不算惨,试想,如果他们有了孩子呢?从此菲利普就真的是路人了,他以什么方式什么理由呆在宅子里?在安布鲁斯作为黄金单身汉的时候,他是宅子中,是乡下唯一的继承人。在安布鲁斯死后,他可以继承所有。但是瑞秋出现了。

瑞秋——剥夺他精神财产与物质财富的双重打击者。

菲利普在瑞秋出现在英格兰之前,有很多恶毒的想法,却在见了瑞秋不到两天,就灰飞烟灭。瑞秋好看吗?瑞秋当然好看,书中从未着重描写过瑞秋的外貌。但是能与所有人亲近可不是皮肤漆黑满脸痦子的老女人的擅长。

瑞秋一定是非常漂亮的,非常善于谈话,她善于将焦点,放在自己的身上。同时,她善解人意,热爱园艺(注意,安布鲁斯也热爱园艺,他们最明显的共同点——喜欢种花),这可能也是前期菲利普对她产生好感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是好感与喜欢,与爱有着非常明显的差别。

而我觉得“喜欢”这一情感,大概是作为安布鲁斯的表弟,这一身份产生的。

他可能会这样想:“我可以喜欢瑞秋,这一定是安布鲁斯所希望的,安布鲁斯娶她进门,定是要让我们好好相处。”菲利普将“喜欢”加之以这种冠冕堂皇的描述,可以轻松抵消自己的罪恶,他没法面对自己的背叛,这是一种愧对于安布鲁斯的情感。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转变,他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我会喜欢自己一个憎恨嫉妒的女人?为什么我会对自己表兄的遗孀产生不一样的情感?

在这之后,他发现了表兄的遗物中有些对瑞秋言辞不利的信,他将它们烧掉。

他反驳他的教父对瑞秋拜金的猜测,并疏远了关系。

他以一种近乎孩子气的方式,对住进家中的瑞秋的律师表达了不满。

他反对瑞秋返回弗洛伦萨。

他在圣诞节的时候将祖传的项链从银行中取出,戴在了瑞秋脖子上。

他在自己二十五岁生日那天,将安布鲁斯和他的所有财产转移给了瑞秋。

“我使劲想着我还得给她什么别的东西。她有了家产,有了钱,有了珠宝,她拥有了我的思想、我的身体以及我的心。只留下我的姓,而她也早已有了。什么都没剩下,连恐惧都没有。”


瑞秋从未要求,但菲利普尽他所能,给予一切。



2

令我感触颇深的是一个姑娘,我在上文从未提到名字的一个乡野姑娘。

露易丝

露易丝是菲利普教父的女儿,与菲利普青梅竹马,在瑞秋不请自来之前是与菲利普这四分之一的人生有着最密切关联的女人。

她喜欢菲利普吗?书中从未对她的感情有过明显的阐述,但乡下的人都清楚,如果菲利普的庄园以后有女主人,那不会是别人,只会是露易丝。

露易丝能看透很多,她并不喜欢瑞秋,但也可能仅仅是在情感立场上。

她怀着自己自私的感情,对瑞秋有着很多妄意的猜测。

但她在菲利普最迷茫的时候,站了出来,告诉菲利普,

我会帮你,如果你需要我,你随时可以找到我。


露易丝从自己想要得到菲利普,变成了,我要菲利普幸福。

即使露易丝最后搞错了,她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她立即道歉,说,我错了,瑞秋并没有什么不良的揣测与计谋,是我的错。

她在菲利普最艰难的时候拉起了菲利普,抹去了菲利普的眼泪,将菲利普推到瑞秋身边。

这样做的人是露易丝。


3

菲利普也遗传了家族的脑瘤,生了一场大病,而那段时间瑞秋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就像瑞秋曾经陪伴安布鲁斯一样。

瑞秋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将菲利普当做了安布鲁斯的替身,她太清楚了。

她明白一切,所以她要离开菲利普,即使她对菲利普有着莫名的依赖感,但她直觉将这一切变成了:这是我对安布鲁斯的感觉。

太过强烈的感情,以至于她的律师都有所感受。

瑞秋要回到弗洛伦萨,她想让这一切都会到正轨。

菲利普到后来也无法阻止她,

菲利普对她说,

“如果你想回,就回吧。不过不要马上就走,再给我几周时间,让我把这段时间深藏在记忆深处。我不擅长旅行,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看,菲利普和安布鲁斯的又一个不同点。

菲利普不明白瑞秋,他从来没有明白过瑞秋,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对瑞秋的猜测都是错误的。他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爱着瑞秋。

瑞秋想吃桃子,他给了瑞秋整箱子的苹果。

他从不理解瑞秋,也就从不明白瑞秋为什么非要离开自己。

他没能阻止瑞秋,但瑞秋没有走。

有些东西可以阻止瑞秋。

是的,死亡


4

故事的结局是瑞秋的死亡。

“上面的狗又开始叫起来,钟声还在继续传来。她睁开眼看着我。我想一开始是痛苦的目光,紧接着是迷惑的目光,最后像是认出什么来的目光。是的,我错了,即使那时我也错了。她叫我安布鲁斯,我一直握着她的手,知道她死去。”


瑞秋感受到了生命之力的流逝,最后一刻她以为自己回到了安布鲁斯身旁。


那么菲利普算什么呢。

菲利普,只是凭着一腔热血爱着瑞秋。

瑞秋想吃桃子,他给了瑞秋整箱子的苹果。


5

故事在瑞秋断气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但我能从字里行间读到菲利普的感情,他抱着瑞秋,他脑子是空白的。但是又有些什么。

“我刚刚二十三岁,就像多年以前在哈罗第四讲堂的凳子上坐着的时候那样,感到无比的孤独与落寞,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前景一片茫然,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世家,这个世界里有着我从未有过,也不想有的感受。”

这是他在安布鲁斯死的那年想的事。

现在他二十五岁了,在潮湿难闻的阴沟里,抱着瑞秋逐渐僵硬的尸体,他依旧在想这件事。

他人生的第二十五个年头,他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最爱的男人。

现在,他又失去了最爱的女人。


评论
热度(2)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