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Prince Machabelli

上周五读完了川端康成的《千只鹤》,安泽宇刚把这本书送给我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是《千纸鹤》。

比起来,还是《千只鹤》要好很多。

这么说吧,这本书讲得是男主人公菊治与四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其中两个还是他父亲的情人。

你很难说明“爱”这种事情是有界限的,比如说年龄啊性别啊。

它本质上就不应该有界限。

Love is not reasonable, and no line.


我本身不是特别喜欢日本文学,《千只鹤》算是我真正意义上读完的第一本完整的日文书。

这么说可能有些古怪,因为著名的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我都没有翻开过。

而促使我阅读《千只鹤》的原因是封面上的和风日画,以浅粉和为主色,辅以蓝色红色与浅灰,每一片不同的颜色上面,都绘有精细的樱花瓣,以红橘色上色,浅色勾勒;另一些绘有笑的几何图形,规整而不严肃,瞬间立体感即刻体现。

就是这样的封面,促使我翻开了书。


菊治是怎样的人呢,菊治在小时就窥见了自己的父亲背着母亲与情人偷情的勾当,无独有偶,情人从来不是单独出现的,第一个出现了,自然会有第二个。近子是一个,太田夫人是一个。

川端康成并未着重描写菊治的母亲,偶尔勾画一两笔,都是为情人们作衬了,那位母亲,就是典型的日本小女人形象,守规矩,从来不敢对丈夫的所为加以评论,但菊治的母亲并非文章中最可怜的人,因为她还有菊治。毕竟菊治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所属,她唯一的所有。


故事的开篇,菊治已成为成年人的样子,父亲母亲相继逝世,独自一人住在孤旷的家中,与一老仆生活。家中虽是祖传的茶道世家,但他却并无兴趣。试想一下,一个人日日夜夜所处一个悲伤压抑的环境中,他所需要怎样的人为他解脱?我觉得应是一个温暖明亮的人,与他的过去无所挂钩,但是却可以渐渐开启他的心房。


菊治就遇见了那样的雪子,初见雪子,她穿着正统的日式和服,背上的包袱是活力欢快的千只鹤,红色为底色,在片片白云中穿梭,自由自在。

那时,菊治说,雪子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啊。是那个无论如何也到不了的世界的人。

菊治心中害怕,胆怯与懦弱阻拦了他,所以他错过了雪子。


其实如果茶会那天没有碰到太田夫人,那么《千只鹤》里面的故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很难说,因为从某个方面来看,菊治自己也对太田夫人有着不正常的眷恋,明明是与自己母亲同样大岁数的女人,明明曾经是父亲的情人,但菊治依旧跟她在那一夜中缠绵又尽兴。现在想来,菊治可能自己本身有着恋母情结,对那个川端康成不曾仔细描写的生母,他有着无限的思念之情,而他,也将自己当做了父亲本身,似乎与太田夫人的关联,就可以让他回到那种灰暗却又有些快乐的年代。

太田夫人有罪吗?太田夫人最后服用安眠药死去,是因为察觉到了自己有罪吗?如果有罪,是什么罪呢?是发现自己太爱菊治的爸爸了呢?还是发现自己爱上了与菊治爸爸相似的菊治呢?如果发现自己有罪,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是发觉自己过于爱菊治的爸爸的时候,亦或是发现自己离开菊治就无法呼吸的时候?还是说,她早就发现了,从太田先生死去的那一刻起,将自家的茶碗茶杯交给菊治爸爸的那一刻起,她是不是并着自己的心一起交了出去呢?


太田夫人的女儿,太田文子。是故事中很悲情,但很现实的角色。因为她清楚地认识到,只要她还在菊治身边,菊治就永远不会快乐,永远会被困在父辈的谜题中,永远无法挣脱两家的漩涡。她是清醒的,或许说,感谢她最后的清醒,因为她砸碎了菊治手中的母亲的茶碗。

摔碎了的茶碗从某些方面就代表了,快刀斩乱麻,有些东西不去想是很难的,特别是你真的付出了自己的感情。但是茶碗代表了一些无法理清的思想和眷念,文子很勇敢,她首先踏出了这一步,而这一步偏偏是菊治无法躲藏的,却不敢面对的。

菊治是很爱文子的,他或许将文子当成了太田夫人,其实,”代替“在这本书之中,也算是一个鲜明的线索了。

说菊治放下了,他最后与雪子结婚,烧掉了文子的来信。

说菊治没有放下,他与雪子的亲近关系止步于拥抱和亲吻,尽管已是夫妻。


很多有名无实。


而雪子爱惨了菊治,在第二个章节波千鸟中,雪子对菊治是温柔的占有,温柔的支持,

菊治回答后,雪子立即走了过来,只顾望着菊治,仿佛别处就没有什么看头。

”不!“雪子摇摇头,”虽说我一直都爱着三谷你,但从昨天起,我更加爱你了,就哭了。“

或许有的人是适合恋爱,有的人是适合生活吧。

但是不能说有恋爱一定没生活,也不能说有生活一定没恋爱。

世界上多得是二者兼得的人,如果一个人很牛逼,那他既能拥有床帐上的蚊子血,又能拥有饭碗边的白米粒。

有啊,有这种人。


到最后,我其实已经忘记了这个故事究竟在讲什么,它可能是在讲分别吧,在讲分别和思念。

因为可怜的文子在她寄给菊治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思念你,为了同你分手,才来到这高原和父亲的故里。我思念你,就难免纠缠着懊悔和罪恶,这样就无法同你分手,也就不能开始新的人生。请原谅,我来到这遥远的高原,依然在思念着你。这是为了分手的思念。我在草原上漫步,一边观赏山色,一边还在不断地想念你。

在松树林荫下,我深深地思念你,心想,假如这里是没有屋顶的天堂,能不能就这样升天呢?我盼望着永远不要再动了。我全神地祈祷你的幸福。

”请你与雪子姑娘结婚吧。“

我这样说,就同我内心的你分手了。


书中还有一人物,近子,我会再写的。


评论
热度(2)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