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星

一切寻找你的人,都想试探你;那些找到你的人,将会束缚你,用图画,用姿势。我却愿意理解你,像大地理解你,随着我成熟,你的王国也会成熟。

王二和陈清扬

我第一次认识王小波,是因为他对李银河说的情话。

你好哇,李银河。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只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就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你说,和我好么?

一个空间狗当然不会有多么高尚的情操,在看到这些话之前,生命中从来没有王小波这个名字的出现。

无论是网络还是新闻,我没有任何一个渠道去获得王小波的信息。

王小波以前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人。


今年开学的时候我去书店选书,买了一本《王小波作品精选》。

里面的小说包括《黄金时代》《革命时期的爱情》《红拂夜奔》。

我就说一说读后感吧,这三个。



《黄金时代》

看《黄金时代》的时候是每个自习,周遭熙攘。

自习也不安生,多的是人吵闹,间或有唰唰的笔声。

我戴上耳机,突然像是熔炉一般,声音都熔成了细小的碎末,在空气中飘散,我终得以安静读书。

三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是王二,没什么稀奇,王二就是书中的王小波,王小波就是现实中的王二。

王二在那个年代下乡,干活,听话,遇见陈清扬。

陈清扬在那个年代被叫做破鞋,也成了破鞋,最后是个正经的女教授。

但那个年代,被称为黄金时代。

我极喜欢看王小波的性爱描写,他写的很美丽,人们就以为,是真的那么美好。

大家就以为,做爱的时候,能听到墙上蜥蜴的爬动,看见村里洒满月光,能感受女性娇嫩的肌肤,男性粗糙的手指,高潮到来时的压抑,继而尖叫。

但是,我很疑惑,他们真的是在享受性爱吗,他们大概只是将生活之中那些无法发泄的压力转换为夜晚的激情罢了。

陈清扬在不是破鞋的时候被叫做破鞋,那好,她去当破鞋,她性欲还得到满足,很高兴。

王二在这个积极向上的年龄被打压到乡下改造,回不去,那好,我就放荡不羁,享受生活,很开心。

他们将性爱称作,“实践伟大的友谊”。

他们逃上山,去做爱,去寻找自由,去实践伟大的友谊。

他们又被现实抓住,求而不得,只能写材料,交待,谁是破鞋,怎么成了破鞋。

最后我们被关了起来,写了很长时间的交待材料。起初我是这么写的:我和陈清扬有不正当关系。这就是全部。上面说,这样太简单。叫我重写。后来我写,我和陈清扬有不正当关系,我干了她很多回,她也乐意让我干。上面说,这样写缺少细节。后来又加上了这样的细节:我们俩第四十次非法性交,地点是我在山上偷盖的草房。那天不是阴历十五就是阴历十六,反正月亮很亮很亮。

可能这就是生活,人们乐意看被掩盖起来的东西,所有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撕掉伪装”。

“伪装是不合法的!我们要控制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你又怎么知道,被掩盖起来的事情,是美还是丑,是符合你的利益,还是你的损失。

我们面对未来从来都是不懂,不知道,不明白。所以说,是未知。

因为不知道,所以更胆大,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


那么他们有没有爱上彼此?

爱过。

等到她追出门去,我已近走了很远,我走路很快,而且从来不回头看。就因为这些原因,她跟本就不爱我,也说不上喜欢。

就因为这些原因?女人去喜欢男人也不需要什么,感性的女人,只要用些肉麻的办法 就能追到。

有时候,甚至是不经意的动作和行为,就能是一辈子的事情。

在陈清扬被绑再被放从而有了这些思想以外,她以前还是,有过心动的。

这样她袒露出上身,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天又蓝又亮,以致阴影里都是蓝幽幽的光。忽然间我心里一动,在她红彤彤的身体上俯身下去。我都忘记自己干了些什么了。我把这事说了出来,以为陈清扬一定不记得。可是她说:“记得记得!那会儿我醒了。你在我肚脐上亲了一下吧?好危险,差一点爱上你。”

陈清扬说,当时她刚好醒来,看见我那颗乱蓬蓬的头正在她肚子上,然后肚脐上轻柔的一触。那一刻她也不能自持。但是她还是假装谁着,看我还要干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干,抬起头来往四下看看,就走开了。

陈清扬从来没有渴求过,让王二爱上她,她甚至都没有爱王二的勇气,但还是懦弱的爱上了,并假装不爱。

世上离奇古怪的事情都被她碰上了,被叫做破鞋就算了,还被人以“实践伟大的友谊”的理由被彻底玷污了清白。还喜欢上这个不懂她的人,喜欢也就罢了,没有非要在一起的欲望,后来误打误撞居然爱上了那人,跟他一起逃跑,一起被抓,一起受批斗。最后还生下不知是不是他的女儿。

陈清扬三十五岁后的所有年月都毁在了王二手里,但是她无怨无悔。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毕竟爱过。


陈清扬跟王二逃上后山,没人捉住他们,最后他们自己下了山,因为耐不住寂寞。

怎么说呢,在山上的时候,是陈清扬爱着王二,王二不知爱着谁。后来陈清扬烦了,腻了,索性要回去。回去接受批斗也好,自己都宁愿被叫做破鞋。只要不是独自两个人就好。但还是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爱上王二这个事实。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怎样算爱一个人呢?

亲吻吗陪伴吗拥抱吗做爱吗记住生日然后亲手做一个蛋糕吗每周写信吗心照不宣吗无话不谈吗形影不离吗魂牵梦萦吗对方哭泣的时候保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吗

那就是爱吗?


怎样算一切都好呢?

不打喷嚏不咳嗽吗不长痘痘不脱发吗不胖不瘦最好比较苗条吗晚上十一点入睡早上七点起床吗定期做运动吗准点进食三餐正常营养均衡吗密切关注国内国际形势吗笑很多吗认真完成作业吗拥有可以期许的愿望吗

那就足够了吗?


陈清扬此生的愿望就是,能永远停留在山上,那个,还没有爱腻的时光。

和王二在一起酱酱酿酿,管他尘世的纷扰。

都去他妈的。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评论
热度(13)
©碎星星 | Powered by LOFTER